腐女中文 册本引见 章节目录 我的书架 插手书签 保举本书 珍藏本书
选择布景颜色:   选择字体大小:fontbigbigbigfontbigbigfont1 font2 font3

嫡女京华,医行全国 第四百九十二章 天意和没出息


  殷岩柏听闻此言,立时就烦了。

  他最厌恶人家要挟他,竟然还用“身份”来要挟他?

  倘若魏敬贤真的对魏京华履行过一天做父亲的权利和权力,他也不说什么了。

  刚好他对魏京华一点儿也不好,若非她命大,早死过不晓得多少次了……都是拜他这不负权利的爹所赐,他竟然还有脸叫嚣?

  殷岩柏当即就想拔剑。

  要挟过他的人,都做了他刀下亡魂。

  魏京华却猛地清了清嗓子,“威武侯说的也是。”

  殿中一静。

  殷岩柏和魏敬贤都咻的昂首,错愕看她。

  殷岩柏眼里是惊讶,她也起头在意旁人的评价,起头把流言蜚语挂在心上了吗?

  魏敬贤则满满都是欣喜,是算计得逞的对劲。

  “你是我生父,虽然你这父亲做的不咋滴,但好歹的给了我生命。为此,我也不能夺了你的命。”魏京华慢慢说道。

  魏敬贤的神采,一点点变差,“你想说……死刑可恕,获罪难逃?”

  魏京华笑了笑,“不,为了你多么的父亲,就连那点儿臭名,我为你背了,也都感受冤枉。”

  魏敬贤惊疑不定,“那你、你是什么意义?”

  “朕要好吃好喝的把你养在宫里,让你享受太上皇的待遇。”魏京华说道。

  魏敬贤几乎喜不自胜,连瞳孔都顷刻一缩,眸中精光一现。

  “当当当……当真?”

  “当然是真的。”魏京华笑着点头。

  魏敬贤捂着胸口,“好女儿,乖女儿,为父没有白生你!”

  殷岩柏则错愕不已的看着她,他感受魏京华不是多么的人。

  她不会这么等闲的妥协,也不会如斯黑白不分,吵嘴不明……

  她前脚交接了,要彻查此次的事儿……西北的殷商,如何就借着通边的事儿,打通了京兆府的官员?胆敢刺杀女帝?

  这事儿还没查个水落石出,她就把收了贿赂的魏敬贤,请进宫里做太上皇?

  这算如何回事儿?

  “晋王,太上皇是不是理当住太极宫?”魏京华转脸问殷岩柏。

  殷岩柏眉头皱的死死的,却也不见她给他任何暗示。

  他游移顷刻,决定相信常日里他所看见,所认识的她。

  “是。”他说。

  魏京华点了下头,“那就把威武侯送去太极宫吧,既是宫苑,就烦请晋王亲身派兵呵护。父亲大哥体弱,又不利受了伤,任何人不要打搅父亲涵养,也不要叫那情-欲侵扰父亲修心,太极宫的宫女都撤回来吧,多拍去些力大无限的粗使嬷嬷和寺人。”

  魏敬贤瞪大眼,“等等,你这是要软禁我?我没有受伤……”

  “没有受伤吗?”魏京华摆布看去,“真的没有?”

  殷岩柏这会儿感受本人心领神会了,他拳头一捏……受伤?那还不简单。

  他正欲出手,却见魏京华朝他摇头。

  殷岩柏更有些迷惑了。

  “你这般倚老卖老的在朕的大殿里胡搅蛮缠,我们做晚辈的当然不成能伤你,可是这全国间自有天道,也有天意审断,你信不信?”魏京华看着魏父问道。

  魏父不明其意,但细想这话,并没有错,“我信……”

  哪知他信字还没说完。

  俄然听见“嗷——”的一声低啸。

  不竭紫金色的电光,俄然从殿外“咔嚓”劈了进来,正劈在魏父的大腿处。

  “啊啊啊——”魏父惨叫之声,几乎把殿宇掀翻了。

  “嗷嗷——”那紫金色的獒犬,下颌骨极其无力,嘴巴咬的紧紧的,殷红的血顺着它锋利的牙齿,和油光发亮的外相往下淌着。

  “魏京华你要叫这畜生咬死你爹吗?你这是晚辈不跟长辈的出手?你这是大逆不道!你这是不孝!你也配做皇帝?”

  魏敬贤惊痛之下,已经轻诺寡言。

  魏京华却不急不慌的笑了笑,“不对呀,威武侯可能忘了,它是神兽,不是什么畜生,这是其一。其二,我从来没说要叫它咬你,你们听见朕说了吗?”

  魏京华问摆布道。

  摆布的宫人侍卫,纷纷摇头。

  有些人的神采还沉浸在惊讶恍惚之中。

  由于星辰来的其实太快了,快的仿佛天上劈下来的电光。

  并且陛下真的没有说什么,以致都没有喊星辰的名字……

  她只说了天意审断……星辰就突如其来的呈现了,说是神兽、说是天意,也不为过吧?

  宫人们各自暗暗吸气。

  魏敬贤已经疼的躺倒在地。

  他想用那条没被咬的腿踹开那獒犬……但被星辰的紫色的眸子冷冷的一看……

  他立时不敢动了。

  太吓人了!那眸子会措辞一样!

  那不像是一个犬类的眸子,几乎比人类的眸子藏匿了更多的豪情。

  魏敬贤又惊,又疼,又害怕……耍赖不成,反被咬,反被耍了一把的他,竟然跟着孩子似的,躺在殿中的地毯上,哇哇哭了起来。

  “你若不管我,我就死了算了,我可如何办啊?呜呜呜……”

  “威武侯别哭了。”魏京华耸肩劝道。

  “我不,我不是威武侯,我是你的老父亲!你不管我,我如何办?我残了废了要死了……我活不成了呀……”他哭得鼻涕一把泪两行的。

  黏腻腻的鼻涕,叫星辰都面现嫌恶。

  它嘴巴一张,“呕……”不再咬他了。

  星辰以致还费劲的吐了吐嘴里的血沫子,嫌恶这血不好吃一般。

  “别哭了,朕不是说了么,准你住在太极宫,朕岂能不管你呢?”魏京华笑了笑,“只不外你日后措辞的编制要改一改了。”

  “我改、我改!”魏敬贤一听,还能住进太极宫,当即就点头道,“陛下没有放犬咬臣,乃是臣大逆不道,忤逆陛下,所以神兽有此降罚,乃是天要罚我,不是圣上罚我。”

  说来也神了。

  宫人们不竭认为星辰只能听得懂女帝的话。

  可没想到魏敬贤这么说完当前,星辰竟额外“表彰”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甩甩尾巴走了……走了……

  魏敬贤长叹一口气,跟捡回了一条命似得。

  他捂着本人血流如注的大腿,“还有救吗?陛下,臣的腿还有救吗?”

  “传太医,止血包扎,派两个太医奴才去往太极宫,轮班值守看顾。”魏京华打发道,“直到威武侯伤好了为止。”

  魏敬贤张了张嘴,却又赶紧闭上。

  魏京华没有错过他的动作,笑眯眯的诘问他,“威武侯可是对哪里不满?”

  “没……没有。”

  “可是但愿有人暖榻?”

  “不不不……不敢!”

  “既然但愿养好了伤,不残不废,老是要付出点儿代价好好修身养性的,对吧?”

  “对对对……陛下说的对。”魏敬贤被咬,被惊吓之后,才总算看清晰了本人的位置,看大白了这全国,现实谁说了算。

  “那你府上为你招惹祸事的不义之财、不义之人,朕帮你措置了?”魏京华笑眯眯说。

  魏敬贤学乖了,点头如捣蒜。

  魏京华挥了下手,宫人把魏敬贤给抬了出去。

  魏敬贤心不足悸,似乎生怕她或是星辰再悔怨,回头再给他一口,或是干脆不咬腿,而是咬上了脖子……

  人若不害怕,就不晓得本人的人命其实很薄弱虚弱。

  他惊吓之余,学伶俐了,一路都在说陛下的好话。

  “是天意……”

  “神兽咬的!”

  “去太极宫修身养性!”

  “陛下仁爱!”

  ……

  魏敬贤前半辈子说魏京华的好话,也没有今日抬去太极宫这一路上说的多。

  以致于,他被送到了太极宫。女帝陛下“仁爱贡献”的名声也撒播了一路。

  殷岩柏提步走到她身边坐下,伸手帮她揉着太阳穴。

  “累么?”他低声问。

  魏京华摇了摇头,“他来的时候,我有点儿烦,虽晓得他咬不了人,伤不了人,却仍是感受厌倦。这会儿倒是不了,他是真的怕了,晓得怕,就还有救。”

  她措辞间,笑得很轻松。

  殷岩柏的手落在她两边的太阳穴上,不轻不重的揉捏着,恬逸得很。

  让她不由得低声感喟,“唔……”

  她身子一歪,枕在他大腿上,好更惬意的享受。

  殷岩柏脸上却疑色颇浓,“你不是一路头就想到这法子的吧?”

  魏京华闭着眼,摇摇头,“没有,我晓得他不讲理,又爱摆‘父亲大人’的谱,但我想着若能规劝他,就劝两句打发他归去,哪里晓得他是推着不走,打着倒退,非得真疼进骨子里,才晓得学乖。”

  殷岩柏手指悄悄一顿,眸中疑色更浓,“那看来,星辰也不是你提前成心的放置了?”

  “当然不是。”魏京华摇摇头,睁开眼看着他,“你忘了?先前星辰不见了,我们在监狱里的时候,它就不翼而飞,我也是刚瞧见它溜达过来,却连它从哪儿回来的都不晓得。”

  殷岩柏面色一沉,看起来有点儿不愉快。

  魏京华歪了歪头,“你又闹什么豪情?今天抓人抓的不成功?”

  殷岩柏摇摇头,“抓人很成功,证据也搜罗的齐。”

  “那你……”

  “我就是生气,”殷岩柏看她一眼,有几许无法,“如何你跟一只犬的默契,比跟我还多,莫非本王还不如一只犬吗?”

  他竟然说得出这种话?

  殷岩柏登时愈加生气……他气的是本人的没出息。


次要声明:小说“嫡女京华,医行全国”所有的文字、目录、评论、图片等,均由网友颁布或上传并维护或来自搜刮引擎功能,属小我行为,与本站立场无关。
阅读更多小说最新章节请前去腐女中文环亚娱乐ag,小说阅读网永世地址:tj-rongli.com
Copyright © 2017 腐女中文-飘越天空的小说阅读网 All rights reserved.
必发彩票秒速飞艇酷彩网华夏彩票信彩彩票新凤凰彩票金福彩票大奖彩票网金福彩票大圣彩票